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其实是两个人啦,看标题认人。


真的不是精分!真的不是啦!!
欢迎扩列!想扩滴请私信~有想看的梗可以扔进投梗箱里ヽ(・ω・。)ノ有很大几率会写!❤️

日常回复你爱用颜文字的小天使是棠落落w
偶尔上线的懒癌晚期棠落经纪人是初夏夏!
两个人脾气都很好的!ᕕ(ᐛ)ᕗ

all叶纯食!(○’ω’○)「但是初夏可能诈尸写其他作品的cp」
初三啦,更新频率会减少ヾ(o・ω・)ノ请大噶体谅一下好吗qwq

诶大家千万不要ky哦qwq


好了,要啥没啥,爱咋咋地。

【棠落·喻叶】这个孟婆不太冷(一发完)

原名三生奈何orz。一发完。

亡魂喻×孟婆叶,地狱paro???

放弃了原来文艺风的名字并且写了双结局。

第一次写喻叶,感觉不好orz

——————————————————————————————

————————

他低着头,沉默地站在那里。地府里好像并没有什么白天黑夜之分,天空始终灰蒙蒙的,带着刺骨的阴冷。


他是个穷书生。一辈子只考了个秀才,还未娶妻生子便患上风寒去世了。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家中那张破旧的草席上,他摇摇头,兀自苦笑几声。

**

奈何桥前排了很长很长的队。

他一点一点地向前挪着。从前方传来的哭喊声撞入耳膜,嗡嗡作响。

“求求您了,我不想忘记她……我和她说好了,一直等她的……”另一个书生打扮的人跪坐在地上,涕泗横流,撕心裂肺。


一身黑衣的孟婆静静地听着他的话。待那书生说完了,孟婆才开口:“若你要等你的心上人,你会失去轮回的机会,堕入忘川河……”


许是隔得有些远了,那孟婆的声音飘忽不定,听不真切。

他又低下头。


……


他缓步走上奈何桥,一抬头便和孟婆打了个照面。


这代孟婆,说是孟婆,实则是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年。他身着一袭宽大的黑袍,衬托得身形异常单薄。衣袍的领口露出一段流畅的颈线,苍白到近乎病态的皮肤看上去脆弱而又动人。孟婆的一头黑发倾泻而下,只用一根红绸带松松地扎了几道。


他愣愣地看着青年,张口想说什么,最终却只是怔忪着,未出声。


孟婆抬起头,冲他笑了下,目光在他胸口绣上的名字处停留了片刻。


那样一双绝美的眼睛!像一块闪耀的宝石,撒上了点点星辰的碎片,潋滟深沉的光芒在青年的眼里流转着,夺人心魄。

他失神地望着青年平静的面孔。


青年递过来一个素净的碗。碗身上晕染开一朵朵青莲,淡雅高洁。


他的目光再次被青年的手所吸引。清秀柔软的手掌上,浅浅的纹路蔓开,勾勒成姻缘的弧线。

碗里清澈的液体微微漾起细纹。


他注意到孟婆的手腕上戴着一只鲜红的手镯,氤氲的雾气激荡流淌在镯子里。镯子上吊着一块小小的檀木牌,上面刻着——

叶修。


他不再犹豫,将碗中的孟婆汤一饮而尽,起身走向往生门。


终究还是没忍住,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名叫叶修的孟婆姣好的面庞。


身影在往生门中渐渐模糊,他闭上眼,准备迎接下一世。


他的身影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叶修抬起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

喻文州么……


盘综错杂的红线与黑线在这一刹那生长起来,交相纵横,鲜血淋漓。


**

喻文州漠然地站在亡魂堆里,等待着自己的下一次轮回。

走上奈何桥,一抬头与孟婆打了个照面。


孟婆看起来有点眼熟,他懒懒地倚在一块石头边,黑袍的领口没拉好,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

好像连孟婆手腕上的那个玉镯都分外熟悉。还有……

……叶修。


叶修抿起唇笑了。

他摇摇头,状似无奈地递给喻文州一个碗。

走进往生门的瞬间,喻文州回过头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也在那一瞬间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目光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温柔。

一种绝不该出现在孟婆身上的情绪。


下次……一定要和他说一句话。喻文州迷迷糊糊地想着。但他很快又苦笑起来,下次?下一次会记得么?


记忆被抽丝剥茧般地剔除。


**

依然是阴冷的天空,雕刻精致的奈何桥和眼熟的孟婆。叶修好像又苍白了一点,消瘦了一点。

他暧昧地凝视着喻文州,嘴角挂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喻文州把碗还给他,顿了半天。

终是忘却了自己想说的话。

又或者记得,却不敢开口触碰这段可笑至极的感情。

喻文州踏过那光怪陆离的大门,回过头有点眷恋地望着远处那瘦削的背影。叶修蓦地回过头来,轻笑几声。


那样落寞。


倾一世,等一人。



他孤独地待在冰凉岁月的角落里,一年年地消耗着自己漫长的寿命,计算着时间,艰难地熬过一个又一个灰色的日子。

然后在看到喻文州的短暂时光里,冲他笑一笑,递给他一碗孟婆汤,再看着他走进往生门。

接着一切又回到原点。



这场可笑可悲又可叹的感情,只有叶修一个人记得。



他到底吃了多少苦,有多痛,没有人知道。


喻文州和叶修,自始至终连一句话也没有说过。


像两个陌生人。


喻文州忽然就读懂了叶修有点悲伤的笑容。一股巨大的心痛袭来,在顷刻间将他淹没。


但是一切都没有如果,喻文州不可能回到奈何桥上去,阴间也不会放任一个亡魂停留太久。



我是不是又伤了他的心……?喻文州想起叶修看过来时自己有些躲闪的眼神。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可以吃。

而叶修也从不会去抱怨什么。


be:

一世又一世。


一辈子又一辈子。


用年岁来丈量的爱情有多长呢?

喻文州不知道。


他不知道多少次地踏上奈何桥坚硬的石板面,抬头却发现桥上的孟婆很陌生。


是个漂亮的姑娘,巧笑嫣然,眼神顾盼生辉,然而却陌生得让他惊慌。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是……

应该是……谁?


“你怎么了?”少女担忧地望着神情痛苦的喻文州。

“……上一任……孟婆……是谁?……他去……哪儿了?”

喻文州嗓音沙哑。

少女惊诧地跳起来:“不可能,怎么会有人记得阴间的事?而且……叶修……”

她的目光暗淡下来。



喻文州如遭雷击,霎时间就钉在了那儿,一动也不能动。


青年懒散的笑容开始浮现。

“叶修他……怎么了?”他不敢直视女孩的眼睛。


他害怕听见会让他陷入绝望的结果。

“孟婆也是有寿命限制的,但是……叶修身为一个孟婆,竟然爱上了一个人类……这加速了他的消亡……”

女孩的声音有点哽咽。

“三年前,他就魂飞魄散了……连转生的机会,都没有……”



喻文州呆呆地站着。


女孩盯了他半天,低声问:“你叫……喻文州么?”


他机械地点头。

女孩不知从哪儿小心翼翼地摸出块石头,塞给他:“叶修……留给你的。”

那是块淡蓝色的六芒星石头,通体散发着荧光。


两个字渐渐浮现。

叶修。


**


喻文州没喝孟婆汤,他去忘川河做了一名摆渡人。



忘川河畔的土是乌黑的,河边常年开放着大片大片的曼珠沙华。

和叶修的镯子颜色一样。


喻文州学着他当初见到叶修时叶修的动作,倚在三生石上,久久地看着忘川河。


三生石上繁复的咒印明明灭灭。


忘川河的河水平缓地流着。


红线断了。



he:

喻文州又一次踏上奈何桥的时候,叶修没有递给他碗。


喻文州鼓起勇气,刚想说些什么,却看见面前的青年拍拍衣服站了起来。

“介意和我一起去人间玩一趟吗?当孟婆太无聊了。”叶修很狡黠地笑着。

他哑然,旋即温柔地牵起对方纤细温暖的手。


“这次我可不会松开了。”他似乎记起了什么。

“我也是。”叶修笑。



他们一起走进往生门,斑驳的色彩淹没了两个身影。


一定会遇见的吧,下一辈子。


毕竟他们已经找到对方了。



-fin-

小剧场:

亡魂:wtf!孟婆跟一个灵魂私奔了!!那我们怎么办!!阎王不来管管的么!!!!

叶:凉拌。

阎王叶秋:混账哥哥玩过了记得回来QAQ!!!你又离家出走QAQ!!!

叶:看心情啦笨蛋弟弟。


这一篇是临时赶的,手感有点粗糙了……主基调也很emmmmm……不行再改吧……

自己产的喻叶粮也挺好吃,吧唧吧唧。

嗯……

我高估了自己一分钟27个字的打字速度【哭。】

正好看到自己有一篇没发完的喻叶,当净化tag了emmmmm。

评论
热度(55)

©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