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其实是两个人啦,看标题认人。


真的不是精分!真的不是啦!!
欢迎扩列!想扩滴请私信~有想看的梗可以扔进投梗箱里ヽ(・ω・。)ノ有很大几率会写!❤️

日常回复你爱用颜文字的小天使是棠落落w
偶尔上线的懒癌晚期棠落经纪人是初夏夏!
两个人脾气都很好的!ᕕ(ᐛ)ᕗ

all叶纯食!(○’ω’○)「但是初夏可能诈尸写其他作品的cp」
初三啦,更新频率会减少ヾ(o・ω・)ノ请大噶体谅一下好吗qwq

诶大家千万不要ky哦qwq


好了,要啥没啥,爱咋咋地。

【棠落·韩叶】肩膀

一如既往地爱叶叶。

DAY……84?

写了篇韩叶,手感不太好,大噶将就着看看叭!

 @沈瞳意 给瞳意的百日叶受!

———————————————————————————————

———————————————————————————————

韩文清和叶修是在网游里认识的。

彼时两个人都是心高气傲的少年,一个十五岁,一个十六岁,天天都摆着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熊样。一叶之秋的身边永远跟着个大大咧咧的神枪手,PK榜胜率榜首也总是挂着这两个人的名字。韩文清是个不服输的人,当即就满世界地找一叶之秋PK。

——虽然跟战斗法师的1V1他几乎从来就没赢过,每每被人逮住了一通臭揍。这么一来二去地两个人熟了,一叶之秋也记住了这拳法家,肆无忌惮地韩韩文清大漠大漠。

少年的嗓音柔软清亮,像淙淙的溪水淌过人的心间。

那时候他们都很年轻,有为之张狂的资本。

那时候叶修很年轻,他可以恣肆地放手去做所有的事,因为有人在身后无条件地支持他。

韩文清偶尔会觉得这少年可恨又可爱,那副欠揍的样子真让人想打他却又下不去手。

平淡美好的日子总是如此短暂。有一天一叶之秋没上线,接着等他一个月后再次登录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了叫秋木苏的神枪手。

韩文清找到他的时候,敏锐地发现这人变了。

少年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曾经清朗的嗓音变得沙哑疲惫,连说话的语气和腔调也变得老气横秋起来。他的声音里透着掩盖不住的茫然和疲态。

每个人生命里都会有一道过不去的坎。

韩文清衷心希望一叶之秋可以快点跨过这道天堑。所以他陪着沉默的一叶之秋打了一场又一场,最后看着他暗淡下去的头像,在冷清的竞技场里发呆。

韩文清并不傻,他知道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很久,或许也并没有很久,一叶之秋好像终于走出来了。他没有办法陷在里面,因为他身边又多出了个枪炮师,沐雨橙风。

他该独当一面了。

一叶之秋,还是变了。

再后来,大漠孤烟和一叶之秋第一次见了面,在第一届职业联赛的时候。那段时间联盟刚刚成立,条件很落后。打完比赛的两支战队的队员可能会就凑在一起吃大排档,亲亲热热宛如一家人。

韩文清一眼就发现了坐在人堆里的叶修。他穿着宽大的嘉世队服,外套就那么松松垮垮地挂在少年的肩膀上。少年乌黑的头发的头发贴在脸颊两侧,栗色的眼眸笑意荡漾。

他鬼使神差地走过去问道:“一叶之秋?”眉眼间还带着青涩的大男孩惊奇地“嗯”了一声,抬头看了一眼他的队服:“嘿,大漠孤烟?”

喧嚣熙攘的街道,来来往往的行人,还有杭州明媚的夜色似乎在一瞬间都模糊了,只剩下那张眉眼弯弯的脸还清晰。

***

第一赛季,嘉世是冠军。韩文清在选手通道看到了靠着墙抽烟的叶修。

韩文清走过去,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恭喜。”叶修一愣,转脸看向韩文清。良久,他脸上才绽开一个浅浅的笑容:“借你吉言咯。”

“下个赛季,冠军会是霸图。”

“哦,可是我觉得会是嘉世呢。”

叶修眼睛里那样灿烂的笑意,韩文清后来再也没有见过。

第三赛季,王朝诞生。

韩文清和叶修并肩坐在饭店的天台上。

“你不回去参加庆功宴?”

“这不太闷了,出来透透气嘛。”

叶修叼着一只烟,徐徐地吐出一口烟雾。少年已长成青年,但容貌较之当初并没有什么改变,只有脸庞的棱角反倒越长越柔和,曾经的狂妄自大也在不知不觉间悄然隐去。

“少抽点,对身体不好。”韩文清皱着眉头拿走青年嘴里的烟。

叶修笑了:“老韩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婆妈了。”

韩文清没答话,只是伸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

你太累了,我知道。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又小心翼翼地,轻声问道:“老韩,你说……沐秋要是知道了,也会很高兴吧?”

“……嗯。”

少年一直不曾言明的苦痛和从不轻易揭开的伤疤与执念,到底还是成了梦魇。

“下赛季雪峰也要走了……但我会留下来,你呢?”

“霸图的目标,从来只有一个。”

“真不巧,嘉世也是。”

***

曾经的王朝一天天衰败倾颓,貌合神离的阿谀奉承像一根根尖锐的刺,会将人扎的遍体鳞伤。

他云淡风轻,从荆棘中穿过。

韩文清见到的叶修还是一如既往地爱笑,只是他的脊背一点点挺直,眼底的乌青也愈发浓重。叶修的锋芒已经收敛殆尽,只余下淡漠的外在。

第八赛季,“叶秋”退役。

韩文清知道消息的时候很愤怒。

你说过你会一直坚守下去,为了荣耀,为了嘉世。可是现在,你是害怕了,还是退缩了?!

难道连你也决定离开了吗?!

那我呢?我的固执,又有什么意义?

一线峡谷里,君莫笑的身影与一叶之秋的身影渐渐重合。

全明星现场,女战斗法师的矛尖斗气翻涌。

——龙抬头!

“我等你回来。”

我等你回来。

第十赛季,叶修回归,兴欣冠军。

“我该离开了。这么多年,我要回家了。”叶修对韩文清挥挥手,笑着转身,队服的一角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

他生来不属于什么地方。①

世邀赛被强行拉去当苦力的叶修苦着张脸,坐上了飞往苏黎世的飞机。韩文清看着电视上的老对头,难道地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善罢甘休。

比赛结束后叶修被张佳乐拖来青海玩,结果张佳乐自己被自家老妈叫回去有事儿了,叶修只好跟在韩文清后头蹭吃蹭喝蹭玩。

两个人坐在椅子上,望着傍晚时异常绚烂的斜阳默默无言。

“真快啊。”正值夏天,叶修套着件白色卫衣,悠悠地叹道。

金红色的晚霞如水银泄地般淌下来,染红了叶修和十七岁相比并无太大变化的容颜。他靠着椅背,对韩文清灿烂地笑着。

他在喜怒哀乐里如此鲜明而纯粹地活着。

他的眉眼,是属于他自己的。

“哈——好累……”叶修打了个哈欠。

从出生开始,他是大哥,承担了父母大半的期盼,在豪华但冷清的大房子里和弟弟一起度过了自己孤单的童年;十五岁鼓起勇气离家出走,又变成了苏沐橙的大哥;十七岁苏沐秋离开,身形尚还单薄的的少年用自己并不宽阔的肩膀撑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给了少女一方温暖的天地;十八到二十五岁,看着自己亲手建立的王朝垮塌,沉默地嘉世队长穿过诛心的流言蜚语,走下神坛;二十八岁,兴欣队长叶修和队友们一起扛起了荣耀。

叶修的一生从没依靠过谁。他只是笑着担起一切,却不言半句苦痛。

如今他放下了。

是该累了。

“老韩,借我靠一会儿。”韩文清还没答话,就感觉左边肩膀一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埋在了自己的颈窝里。

红尘十万八千里,百十辛苦步步中。②

韩文清不善表达,他张了张嘴,最后什么话也没说。他抬起手,把身边的人往自己怀里拽了拽,动作却很轻柔。

“嗯。”

—end—

①改编自后海大鲨鱼《心要野》歌词(嘤嘤嘤真的超级好听的安利大家去听!!!)

②出自好梦留人睡《人间有味是清欢》


ojbk,又写完一篇辣~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们这个十八线小城市居然有修修的美年达动漫瓶!!!我tm吹爆超市老板娘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下个礼拜有长相篇!!

评论(8)
热度(108)

©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