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其实是两个人啦,看标题认人。


真的不是精分!真的不是啦!!
欢迎扩列!想扩滴请私信~有想看的梗可以扔进投梗箱里ヽ(・ω・。)ノ有很大几率会写!❤️

日常回复你爱用颜文字的小天使是棠落落w
偶尔上线的懒癌晚期棠落经纪人是初夏夏!
两个人脾气都很好的!ᕕ(ᐛ)ᕗ

all叶纯食!(○’ω’○)「但是初夏可能诈尸写其他作品的cp」
初三啦,更新频率会减少ヾ(o・ω・)ノ请大噶体谅一下好吗qwq

诶大家千万不要ky哦qwq


好了,要啥没啥,爱咋咋地。

【棠落·女子组叶】地狱玫瑰(03)

坑越挖越大了。

我知道这就是你们这帮小妖精们想看到的【。】

很好,科科。

这篇加上tag辣,大家以后看会方便很多~❤

本章有苏唐戴回忆杀~请签收❤咳咳至于下次更新请查看黄历

————————————————————————————————

————————————————————————————————

大楼二楼的某个角落,响起枪声。

大厅顶上挂着的豪华水晶灯上,一颗颗水晶爆裂开来,化为齑粉掉落下去。吊顶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坚实的尼龙绳一点点拉长,变细。

水晶还在爆裂。水晶灯渐渐倾斜。

穿着不菲的淑女绅士们惊惶地叫喊着,咒骂着,形象尽失地向外逃窜。


慌不择路的林琅混在人群里朝门口奔去。下一秒,一颗子弹嵌进了他的胸口。

林琅的瞳孔惊惧地放大,但他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无力地倒下去。旁边的一位贵妇人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踢掉自己的高跟鞋,拎起裙摆没命地逃走。

与此同时,林锦天和林焱的胸前也爆起一簇血花。


大厅里一片混乱,可怜的尼龙绳终于完全断裂,巨大的吊顶轰隆一声砸在盛着佳肴的圆桌上,碎片四溅。随着光源的消失,大楼里陷入漆黑。


绝望的嘶喊里夹杂进痛苦的惨叫,淡淡的铁锈味弥漫开来,不时伴着咕咚的倒地声。


“真是怕死。可悲又丑陋的蝼蚁,区区死亡就让你们现出原形了吗?”一片黑暗里,楚云秀轻蔑地嗤笑道。

“人性是丑陋的,你早就知道,又何必感叹呢?”带着笑意的声音忽地在楚云秀耳边响起。

楚云秀眼睛一亮,循着声源处拽住了叶修的衣袖:“好哇你个懒猪,总算来了。”

叶修无奈:“喂喂,你够了。”

苏沐橙挽着叶修的胳膊撒娇:“今天那个林宁好恶心,我下次不要干这种事啦!”

叶修:“好好好,你回去就敲老陶竹杠。”

“不嘛,我要你陪我喝咖啡!”

“布星,叶修大大也要陪我吃冰激凌!”楚云秀得寸进尺。

“我还有没有人/权!”叶修抗议。


人群仓皇散去,一片狼藉的大厅里,只剩下叶楚苏三人。

叶修朝黑暗里招招手:“姐妹花们,出来吧。”

两道黑影从二楼跃下,落在三人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的柔美脸庞上带着疏离,却在看到叶修的一刹那柔和了几分。


舒可欣把勃/朗/宁别回腰间,咳嗽一声:“你怎么来了?”

叶修揉了揉双胞胎的脑袋:“我要说来看看你们信不信?”

舒可怡抓住那只在自己头上为非作歹的爪子:“不信。你一直很没良心。”

“诶,身手和准头进步不小嘛,加油。”叶修嬉皮笑脸。

舒可欣和舒可怡没再说什么。


看在你夸我们的份上,勉为其难地原谅你了。


三人组成功晋升成五人队,五个人一边聊天扯皮一边走向门外。出了大厅,苏沐橙四处张望了一会儿,指向300米开外一家少女系甜品店:“柔柔和妍琦说好在那集合的。走吧!”

进了店,他们径直走上楼。推开小包间的门,戴妍琦就挂到了叶修身上:“快快快衣服脱了,我看看伤着没有?”

一身黑色紧身衣的俏丽短发女子把手中的沙漠之鹰放好,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创口贴撕开,小心翼翼地贴在叶修脸颊的一道淌着血的伤口上:“又破了。”

叶修不以为意:“你们太大惊小怪了吧我说。”


短发女子叫唐柔,和苏沐橙、戴妍琦一起都是叶修从路边捡来或者从别人手里救下来的孤儿。叶修一手把她们当妹妹养大,对她们来说,叶修可不就是最重要的人么。


***

唐柔的父亲是个毒//品//贩//子,母亲是个懦弱的女人。她自小在打骂、哭泣和孤单中度过。父亲贩//毒,也吸//毒,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去买冰//毒,鸦//片,摇//头//丸。

她的母亲不敢反抗,只能唯唯诺诺地应允着丈夫的一切无理要求——尽管这样,她还是时常会被失控的丈夫揪着头发拳打脚踢,连无辜的唐柔也不能幸免。

满身伤痕的唐柔会在夜晚坐在自己小小房间的冰冷地面上,双手抱膝地望着窗外烂漫的群星。

她倔强地不肯向所有人屈服。

但她还是被衣衫褴褛的父亲卖给了人//贩//子,只为了家里三天的开销。


十一岁的唐柔和其他不幸的孩子们坐在一起,等待着有人把他们买走,带向另一个天堂或是深渊。

这里是偏僻的农村,被带走的孩子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的结局,唐柔很清楚。

可她的运气似乎终于在十一年的低谷后来了个大爆发。


一个穿白衬衫的少年在孩子们面前停了下来。

他长得那么好看,眉眼柔和笑容明媚,瞥你一眼就让人心底无端生出三分暖意。

“李叔,这些孩子是……孤儿吗?这样吧,我花钱带他们走,多少都行。”


少年把孩子们带走,把他们送去了真心想要儿女的家庭。孩子们走的时候都抱着他依依不舍地嚎啕大哭,少年笑着说哭什么,以后有缘还会见面的。


唐柔就在那一刻做了个影响她未来一生的抉择。


“我想跟着你,我不走。”唐柔紧紧拉住高她一截少年的手。

少年歪着头看了一会儿这个蓬头垢面的女孩,笑起来:“决定好了,不后悔?”

“不后悔。”

“会吃很多苦哦。”

“我不怕。”

少年抬手拍拍她的脑袋:“那就走吧。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了。”


神明不经意间路过我的世界,于是那黑暗之地便骤然燃起一场无人可熄的大火,照亮了我的余生;神明说他可以带走我,于是我从此有了追随的信仰。

***

叶修在一个大雨滂沱的日子里捡到了蜷缩在巷口无家可归的苏沐橙。

他问少女:“你的家人呢?你不回家吗?”

淋得如同落汤鸡一般的少女摇摇头,声如蚊呐:“……我是孤儿……没有家……”


一只柔软的手拉起她,紧接着苏沐橙被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先跟我回去躲躲雨,再淋会生病的。”

宽大的雨伞挡在了苏沐橙头顶上。

这是她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有人为自己撑伞。


她想起从前一个个大雨倾盆的日子里,冰凉的雨滴毫不留情地狠狠砸在自己的身上,湿透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自己也就是这样蜷缩在角落不声不响,无人问津。

在厚重的雨幕中,她靠在陌生少年的怀里,泪如雨下。

只有在雨中,才敢任涕落。


“你可以……留下我吗……?”

她胆怯地小声问,却又带着一丝缥缈的渴望。

求求你了……留下我吧……

我真的很想,有个家……

“好。”

简单而坚定的一句回答。


每个女孩都做过公主梦,梦想着有朝一日会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王子奋不顾身地挡在自己身前挡住一切灾难苦痛。

苏沐橙没做过这种梦,因为她觉得不会有这个人。她以为自己红尘里摸爬滚打一圈早已不在乎世态炎凉和人情冷暖。

直到那一个下着瓢泼大雨的日子她遇见叶修,直到她恳求地问出你可以留下我吗。

——她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没有修得个金刚不坏百毒不侵之身。


落魄的美丽公主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她的小王子。

***

好冷啊……我要死了吗?戴妍琦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意识开始消散。手臂上的痛感似乎已经被屏蔽,只能感觉到尖锐的东西正扎进皮肤。

醉心研究的疯//狂父亲,为了治好妻子的病不惜把女儿送上手术台做//人//体//实//验。


巨大的爆炸声毫无预兆地响起,火光出现的地方,瓶瓶罐罐瞬间化为粉末,连带着阴沉的父亲也一齐消失在火里。

玩火自焚,才落的个如此下场。


余波将戴妍琦掀起狠狠摔在地上。她扶着墙努力站起,看着墙上逐渐扩大的龟裂和正向她袭来的火焰,踉踉跄跄地逃出了这个成为她一辈子噩梦的地方。

戴妍琦随便选了个方向,拖着虚浮的步子离开了。她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再醒来发觉自己身下是柔软的床。俊逸的少年坐在床边的椅子上,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终于退烧了。一大早回家看见个人倒在地上真是吓死我。”

温凉的暖意顺着额头上一饿着的手掌传到额头,再如丝如缕渗进四肢百骸。

戴妍琦扑进少年怀里,哽咽着泣不成声。


迷失在黑夜里的女孩一跃而起,用尽全力抓住生命里的光。


你的温柔是水,是溪,是河,是海;是白云,是星星,是微风;是天衣云锦,是夏日萤火,是野马浮尘,是世间美好的一切,包围着我。

你恰巧路过我的全世界,成为我与光明的摆渡人。


-tbc-

所以大家可以看出来柔柔沐橙和小戴对叶叶的情感一开始是什么样的了吧xd

写的时候真的有在写狗血剧的错觉

后面叶修的身份会从叶秋视角解密,他不只是一叶之秋噢。(话说回来我直接就解密似乎不够吊胃口呢【。】当然那一章为了剧情需要主双叶orz)

想了想还是把叶叶的身份改了下,主要是觉得以他的性格干杀  人  不  眨  眼这种事真的好违和_(:з」∠)_

好辣,来艾特亲友x

 @农农老婆(沈瞳意)  @侠情  @正戊烷  @姬友酱   @凌空  @月下孤影  @我只有五块钱  @竹笔临意 @雨霽天晴 @醉杀Joyce 

评论(28)
热度(174)

©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