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其实是两个人啦,看标题认人。


真的不是精分!真的不是啦!!
欢迎扩列!想扩滴请私信~有想看的梗可以扔进投梗箱里ヽ(・ω・。)ノ有很大几率会写!❤️

日常回复你爱用颜文字的小天使是棠落落w
偶尔上线的懒癌晚期棠落经纪人是初夏夏!
两个人脾气都很好的!ᕕ(ᐛ)ᕗ

all叶纯食!(○’ω’○)「但是初夏可能诈尸写其他作品的cp」
初三啦,更新频率会减少ヾ(o・ω・)ノ请大噶体谅一下好吗qwq

诶大家千万不要ky哦qwq


好了,要啥没啥,爱咋咋地。

【棠落·女子组叶】地狱玫瑰(04)

结尾有碎碎念,请大家花一点点时间看完这个垃圾lo主的垃圾话好吗TVT

最近比较忙,这个礼拜也丧得不行,稿子只写了5面…啊,看来初夏说得对,我果然是一个欠diss的人???

这篇对话比较多,有点水……但是这一章和下一章会把叶叶的老底给扒出来!(还有就是因为剧情需要,文中会出现不少双叶戏份……预个警哈x)

再过几天就要高考和中考了,希望所有面临考试的大家考试顺利!

——————————————————————————————

——————————————————————————————

唐柔收回手:“每次都挂彩,注意点啊。”

叶修敷衍:“嗯嗯嗯好好好知道了。”

“好个屁,左耳进右耳出!”楚云秀上去一个栗暴。

“嗷轻点——”

苏沐橙幸灾乐祸地看着,丝毫没有组织楚云秀施暴的意图。

“给他个教训,挺好的。”舒可怡表示。

“老是不把自己的命当命,过分了。”舒可欣把叶修塞了一半在牛仔裤里的衣摆整理好,顺便摸了把腰。

恩人戴妍琦成功救下叶修:“叶神,可以了吧?人都走差不多了。”


叶修一屁股窝进沙发,懒洋洋地翘起二郎腿,吊儿郎当地打了个哈欠:“别急,马上放烟花给你们看。”


他抬手,潇洒地打了个响指。


“轰——”

远处默然矗立着的大楼发出巨响,金红的火苗升腾爆裂,舔舐着墙壁。火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扩散开来,每一扇窗户里都开始冒出滚滚浓烟。

周遭的空气扭曲起来。

爆炸声还在继续。大楼的墙体上渐渐出现一条条不断扩大的裂痕,像丑陋的疤痕爬满人的皮肤。沉闷的断裂声、倒塌声传来,熊熊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七个人静静地看着大楼一点点倾颓、垮塌。人们奔走呼号,惊魂未定或魂不附体。

唐柔捻捻发尖,出声。

“你本可以不等我从窗口狙击的,以你的身手把他们全干掉根本不是问题。”

“我的伤没好,一动背后就疼,很影响行动的灵活性。他们人多枪多,还是不冒险为好。”叶修坦率道,同时做了个龇牙咧嘴的夸张动作。

他吐出一口气,语气里带点欣慰:“你的枪法比以前准多了,出手的角度进步也不错。一定要按照我教你的关键部位瞄准,知道吗?”

“嗯,我记得。”

“……我会超过你的。”

“会有那一天的,我等着。”叶修皱着鼻子笑了。


唐柔捋了捋叶修的刘海,在心里把剩下的话补完。

我会超过你,然后挡在你前面,保护你。

——是的,我很要强。我希望击败所有人,但我的目的不过是世界上没有人再可以伤害到你,不是么?

沉默了一会儿的舒可欣开口:“你为什么要等人全走了再炸?”

“我不杀目标之外的人。”

确实,除了任务规定目标之外的人即使妨碍他们完成任务,叶修也总是将人打晕,从不杀掉。

他太心软,本不该走上这条完全不适合他的道路。


“烟花真漂亮。”苏沐橙调侃。

“送你的生日礼物,怎么样,喜不喜欢?”

“下次给我也放一个呗老叶~”

“那不成,炸这一下好多钱的。”

“我还没有一栋破大楼值钱?!!”

“呸呸呸不是,女王大人可比那什么劳什子值钱多了!女王大人是世界的珍宝!”叶修非常不走心地瞎扯。

舒可欣:“呵呵。”

舒可怡:“没诚意,斩了。”


“话说回来,这林家人还真是好/色。啧啧,让你们出卖色相就算了,居然还想包/养我?口味可真是奇怪,我长得好看么?”叶修撇撇嘴,不解地摸摸后颈。

此话一出,他明显感觉到气氛有点凉凉。六个姑娘的脸色都是一黑,舒家姐妹二话不说上来,一左一右就把他肩上的衣服扒了,还跟研究文物似的扒那看半天,甚至凑到脖子边嗅了嗅。

叶修谜之感觉到这个场景有点像捉/奸的妻子正在看丈夫身上有没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儿。


叶修:???我好像遇到了hentai,但是她们是我朋友,我到底该不该推开人家,在线等,很急???


唐柔冷冷地看了一眼邻家大楼,楚云秀拍案而起:“他妈的居然敢对姑奶奶的人下手,明天老娘就去把林嘉木那个海外留学的儿子崩了,再把林老狗//坟//挖了鞭//尸!!”

苏沐橙拉开姐妹花,也凑上来闻闻叶修的颈窝,可是脸色并没有半点缓和:“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叶修:“他话刚刚说完就被我崩了,来得及干嘛?你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戴妍琦微笑着从随身携带着的医药箱里掏出酒精球往叶修脖子上摁:“叶神,消个毒。”


叶修彻底无语凝噎。



唐柔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对面接通以后问她有什么事,她言简意赅:“林氏该破产了。”

“不是吧小唐,这已经是这个月第九个家//族了……”

“林嘉木欺负我的人。”

“谁?”

“叶修。”

“什么还有这事?!!放心好了林家绝对在天亮前破产!!气死我了!!”


叶修:“啊,陈果同志还是一如既往地充满活力呢……”


***

叶秋站在落地窗前和叶修打电话:“混账哥哥你最近没事吧?”

“没有,好着呢。”

絮絮叨叨一通,无非是家长里短的琐事和叮咛。见不到面的日子里,听听对方气急败坏或笑意盈盈的声音,也勉强算是聊以慰藉。

挂了电话,叶秋出神地望着窗外繁华的夜景。


阑珊的灯火汇成一条缓缓流动的暖色灯河,延展直奔太阳落下的地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起伏林立在地面上,车和人都熙熙攘攘。已是黄昏时分,夕阳将天边映衬得绚烂,玫瑰金、蔷薇粉、天蓝还有紫罗兰的浅紫交错相织。


真美。


可惜叶修看不到。


***

叶秋自小就知道,自己的哥哥跟一般人不一样。


他的记忆力好得有些不正常。所有见过的人,看过的书,哪怕只是一眼,叶修都能够过目不忘。可是如此过人的能力,自然会有伴生的缺陷——叶修常常会头疼,这疼痛在阴雨天时则更甚。

叶秋总是会在下着雨的夜晚听见哥哥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响,还有痛苦的呻吟。


随着年龄的增长,叶修的不寻常处也愈发明显。


叶秋还记得,或者说,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七岁的时候兄弟俩被绑到一个偏僻的无人仓库里,那个满脸阴鹜的男人叼着烟冷笑说要送他们上西天。他被男人卡住脖子压在墙上,眼看着就要被掐死。


浑身伤痕累累的叶修咬着牙凭借着本能爬起来。再冲过来时,叶修的手上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刀。

叶修把刀插进男人胸膛,眼神涣散。


他只是本能地想保护自己的弟弟。


被杀的人是通//缉//犯,连环绑架杀//人案的凶//手。


半个小时后警察赶来,他们只看到三个倒在地上的人和满地暗红的印迹。

警方调用了现场的监控,所有人在看完录像之后大惊失色。


他们看到目光空洞的少年跌跌撞撞地站起,右手一挥,乌光凝结化为一把长刀。虽然才七岁但一直接受训练已小有身手的少年几个闪身窜到猝不及防的男人身后,手起刀落。


鲜血迸溅。


***

叶修得救之后在ICU足足躺了半个多月才悠悠转醒。

他全身上下多处骨折,大面积的软组织挫伤,内脏大出血,差一点就因为失血过多死掉。


可是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的大脑也受到了损伤,自动陷入沉睡机制。


叶秋趴在哥哥的病房玻璃上,拼命拍打着那一层透明的墙壁嚎啕大哭。


——都是我太弱了。

他永远没有办法忘记那一天的绝望。你最最重要的最最在乎的人躺在病床上呼吸微弱,随时都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而你——能做什么呢——不过是撕心裂肺地掉着眼泪大声哭号——甚至没有办法摸到他也许正在渐渐冰凉下去的手。

叶修就那么静静地躺着,脆弱的如图水晶娃娃一般,一碰就会碎掉,然后消失在空气里。


起起伏伏的心电图像一根最牢固的锁链,拴着一家人的心。


自责的叶父叶母仅仅半个月就消瘦了一大圈。叶修醒来时三个人都喜极而泣,尤其是叶秋,抓着叶修苍白得能看见青色血管的手,涕泪交加,直接哭成了大花猫。


以为从此平安的叶家人被医生叫了过去。



-tbc-

看到这里应该能看出来叶叶的身份已经浮出水面啦。

后面的情节不难猜_(:з)∠)_还有就是这里需要说明一下,叶叶记忆力很好这个设定是来源于《名侦探柯南剧场版:纯黑的噩梦》里库拉索的设定,但是经过了一些改动,看过的人可以感觉出来?至于那个录像里的设定不用说都知道出处是《盗墓笔记2》哈哈哈,但是考虑到第二个设定实在是比较玛丽苏【。】,所以我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个能力作为后文里的一个契机。为了合理一点,具象化和记忆力过人这两个能力都有非常大的副作用,具象化的话我是没有打算让叶叶用的,只是一个摆着当装饰品的鸡肋能力_(:з)∠)_

要说的话就这么多啦,希望你们喜欢~以后我更文最后面的碎碎念里会加上班级的丧病小剧场哦hhhhhhhh

最后日常艾特亲友❤@农农老婆(沈瞳意)  @侠情  @正戊烷  @姬友酱   @凌空  @月下孤影  @我只有五块钱  @竹笔临意 @雨霽天晴 @醉杀Joyce  @秦秦秦 

啾咪❤

爱你们哦。




评论(14)
热度(133)

©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