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其实是两个人啦,看标题认人。


真的不是精分!真的不是啦!!
欢迎扩列!想扩滴请私信~有想看的梗可以扔进投梗箱里ヽ(・ω・。)ノ有很大几率会写!❤️

日常回复你爱用颜文字的小天使是棠落落w
偶尔上线的懒癌晚期棠落经纪人是初夏夏!
两个人脾气都很好的!ᕕ(ᐛ)ᕗ

all叶纯食!(○’ω’○)「但是初夏可能诈尸写其他作品的cp」
初三啦,更新频率会减少ヾ(o・ω・)ノ请大噶体谅一下好吗qwq

诶大家千万不要ky哦qwq


好了,要啥没啥,爱咋咋地。

【棠落·all叶】关于喜欢的人到底成年了没有这件小事

长相系列第4发~想看前文请戳tag好吗❤

原名“假如叶修长着一张××脸”~

哦,补充一下,因为这个脑洞只是给叶叶套上各种脸,所以写出来的东西跟他本身的长相肯定是不一样的,违和感搞不好都max出天际了,所以有ooc就请大家不要见怪了,毕竟要贴合剧情……

瞎几把写,没有逻辑。

说明:1.私设漫天,不适者请自备避雷针w  2.文笔不好且ooc昂   3.部分文字改编自原文第933~934章!酒会那一段是我的魔改版没错了!


给 @无夜 无夜夜的生贺!!!(虽然迟到了4天……对不起对不起!)

你们想这个系列吗!!


——————————————————————————————

——————————————————————————————

4.娃娃脸


黄少天用余光偷偷瞄向那个少年。


少年看起来年纪很小,好像只有十三四岁。还未长开的脸庞有点苍白,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晒太阳了。他披着一件火红的嘉世队服,仿佛一个错穿大人衣服的小孩。


黄少天又瞄了那少年几眼:我操,这家伙谁啊,长得真好看,看起来年纪也不大,青训营的吧。


少年眉眼精致,睫毛长的令女孩子都自愧不如,嘴唇是浅淡的粉色,像个大号洋娃娃。

给人一种嫩嫩软软很好欺负的感觉。

他悠哉地跟在魏琛身后,青训营的小队员们都盯着他挪不开眼。他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琥珀色的眸子扫过蓝雨青训营的一排排电脑和队员。


“你们蓝雨青训营还做得挺大的嘛。”他揶揄地扬扬眉毛。

“你给我滚,真当老夫没去过嘉世?”魏琛骂骂咧咧。

“魏哥哥你怎么这么无情啊~”少年冲魏琛抛了个媚眼,嗲声嗲气地道。


魏琛捂住心口:靠,为什么这么萌。

黄少天被一声哥哥萌到心肝颤: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看又这么可爱的人啊!!我的天哪我要死了!!


等会儿一定要去勾搭这个嘉世青训营的小哥哥嘿嘿嘿嘿嘿嘿。黄少天喜滋滋地想着。


“来来来小家伙们,谁能在荣耀里打赢了这个人,我请他吃饭啊!”魏琛用力地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他拍得那么用力,真让人十分担心柔柔弱弱的少年会不会被拍出个好歹。


“魏老大魏老大!!我来我来!”想要吸引心上人注意力的黄少天第一个蹦跶起来。


——丝毫没有怀疑这里面有诈。


少年问一个队员借了张战法账号卡,对黄少天笑笑,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


四十秒后。

黄少天一拍桌子:“这次是我大意了!再来!!”


四十五秒后。

“我日!再来!!下一次我可要认真了!!”


三十五秒后。

“再来!我堂堂未来的剑圣黄少天怎么会败在你手上!!”


三十五秒后。

“操!你还是不是人啊!huidcwncwuwqiehqw……”


黄少天吓到乱码了。

青训营队员们的目光从好奇到震惊到呆滞再到崇拜——此处特指脑残粉看爱豆的那种崇拜。

连黄少天都在三十秒内被打败了,这少年深不可测的实力可见一斑。

少年看着黄少天忿然的神情,“噗”地笑了:“小家伙别太急躁,好好练练,以后是个好苗子。”


小家伙???

你自己有15岁吗???这话应该是一个油腻中年大叔来讲才对吧???

队员们一脸黑人问号。

只有黄少天的内心在疯狂循环播放着妈耶妈耶他冲我笑了耶他刚刚绝对冲我笑了啊啊啊啊啊啊他笑得好好看啊他还夸我了呜呜呜呜……

一个女孩戳了戳浑身冒着粉色泡泡的黄少天:“黄少你笑得好奇怪哦……”


少年指了指一个坐在角落里的男孩:“我跟他打。”

有点惊讶的喻文州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走到少年对面恭敬地道:“请前辈指教。”

喻文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他早就一眼看出少年并非等闲之辈。拥有如此实力的人就算长着一张很有迷惑性的脸,也一定是自己等人的前辈级别人物。


……

“不错啊小家伙,你看看你在蓝雨也混得不咋地,要不考虑考虑来嘉世,到时候我罩着你怎么样?”

一个队员跳起来了:“我靠你到底是谁?太嚣张了吧,当我们魏队的面挖墙脚?!”


少年无辜地眨了眨大大的眼睛。

以黄少天为首的一群蓝雨叛徒果断抛弃了蓝雨奔向嘉世阵营。

管他是谁呢从现在开始我宣布他是我老婆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真可爱啊!!


“我是嘉世队长,叶秋。”少年好整以暇地道。


一干小少年大惊失色:“不可能啊!魏老大说嘉世队长是个贼眉鼠眼又矮又挫邋里邋遢的死肥宅大叔啊!”


魏琛长时间以来一直苦苦维持着的叶秋形象摇摇欲坠。


少年露出了河膳的笑容扭头看向魏琛:“不打算解释一下?”

魏琛:“日,一帮兔崽子,就这么把你们队长卖了?!”


沉默了一会儿的队员们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一样,争先恐后地挤到叶秋身边大声表白。

“叶队我超喜欢你的!!”

“秋秋给我签个名好不好呜呜呜呜……”

“对呀对呀一叶之秋帅炸了好吗!!”

“叶叶太可爱了!!”

“卧槽卧槽卧槽我不信,叶秋那货那么猥琐怎么可能长这么嫩这么可爱?!说,你不是嘉世青训营的吗?!”深受魏琛对叶秋诋毁荼毒的黄少天无法接受叶秋的新人设。

“谁告诉你我是青训营的了?”叶秋微笑。


黄少天痛苦地陷入了沉默。


喻文州抬眼望着抱着双臂的少年,突然觉得去嘉世好像也不错。


***

吕嘉不屑地对义斩和兴欣的选手们道:“哈哈哈哈,一帮玩电子游戏的,怎么也一本正经地像个人物起来了啊?”

“你说什么!”陈果脾气暴,哪能忍有人这么嘲讽自家队员,当下就冲了过去对那吕少爷大吼。

“大呼小叫的,平时语音用太多了吧?”吕嘉并不在乎,讥讽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的选手们,最后轻飘飘地瞥了眼叶修,阴阳怪气地道:“啧啧,成年了没有啊小家伙?小小年纪就荒废学业,只知道玩游戏,不知所谓,不学无术,你们的存在真的有意义吗?”

包荣兴已经忍不住要上去表演一个暴躁包子在线捶人了。叶修赶忙拉住他:“包子别冲动,我来我来。”

“和你这种人,我没什么可说的……”本就算不上伶牙俐齿的陈果憋得满脸通红,愤愤地丢下一句听起来没什么分量的话。


“哈哈,不学无术嘛,当然说不出什么了。至于我这种人,那肯定不是你们这些人可比的。”

“哦?我们这些人?能详细说一说我们这些什么人吗?”叶修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平静地问。

“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不学无术、只会打游戏的所谓职业选手。”

“我们也未见得只会打游戏啊!”叶修说。

“是吗?”吕嘉一脸嘲弄,“那不知道你有什么才艺呢?钢琴?小提琴?”

“乐器?才艺一定得是乐器吗?”叶修怔了怔,旋即露出笑容。

“呵呵,那你会什么,千杯不醉?哈哈哈!”吕嘉夸张地大笑起来。


“不好意思,喝酒我就更不行了,如你所说,那就来一曲?”


“你说什么?”吕嘉一脸惊讶,这才第一次打量了一下叶修——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身形修长,明明年纪不大却一脸的从容淡定。偏生他生的又极好,黛眉猫眼,眼角还微微地下垂,白皙的脸蛋上嵌着的那双星眸熠熠生光。少年微微噘着嘴,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欺负。


吕嘉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这八成是哪家的小少爷叛逆了离家出走吧?生的这么俊俏还出来打游戏,实在浪费。


好吧,他不太想承认这个职业选手还挺可爱的。


心念电转间,叶修已经走到琴前坐下,完美到人神共愤的双手轻巧地抚上琴键:“我说,你一个大少爷,肯定会弹琴吧。我的要求不高,只要我弹的曲子你能原样弹一遍就行,怎么样?”

“你不会是准备乱弹一气吧,抖这样的小机灵不无聊吗?”吕嘉自己并不太精通钢琴,只是为了炫耀勉强学了几首炫技的曲子,要真拿上台面,还是不够的。此时听叶修这么一说,他不禁有些心虚。

叶修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眸底流转的光波让吕嘉浑身一热。


我操,这家伙是给我下蛊了吗?怎么这么热?


叶修不再看他,清秀的手指突然飞快地从黑白分明的琴键上滑过,乱哄哄的音符炸响,争先恐后地朝每个人耳朵里钻去。


“我去,这家伙是在乱弹一气吧……”陈果从叶修走过去之后就一直在目瞪口呆。

楼冠宁也大张着嘴:“大神好厉害……真是深藏不露……”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地看见叶修手指带起的残影。


唐柔捂嘴笑了:“野蜂飞舞。”

“什么?”

“野蜂飞舞,通常是用来向别人炫手速的曲子。叶修是在刁难那大少呢!不过,他也算是聪明,这首曲子能弹到这么快的人,世界上估计也只有他一个了。”


“他呀,真是坏的可爱。”唐柔笑得异常狡黠。


曲毕,叶修站起来站起来冲吕嘉挑挑眉:“怎么样?大少爷,你原样弹一遍我不介意的。”

会所里的人全都惊得安静如鸡,他们大概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职业选手用生命在炫手速。


“你这样弹,弹出来也没有什么意义……”吕嘉面红耳赤地犹自狡辩着,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

底下的人们没吭声,但显然认同吕嘉的话。

陈果乐了:“哎呦,自己不会弹还酸别人,脸真够大的啊!”

包荣兴在一边咋咋呼呼:“耶,不愧是老大!真是厉害!”


叶修叹了口气:“这样也不行?”

“好嘛,那就再来一首好了。”


落座,琴声起。

低沉厚重的音符化为珠玉,乒乓地砸在人们的心弦上。似灵魂深处发出的哀鸣,震颤回响在心谷之中。

叶修的背挺得笔直。他面容沉静,并没有看着琴键,而是平静地看着前方,目光深远。此时此刻,明明他穿的只是兴欣的队服,却让人不由得联想到那身披华服优雅演奏的贵族少爷。

陈果笑不出来了,她和身旁陷入沉默的人们一样,呆呆地看着台上的叶修。

“肖邦的《第三波兰舞曲》。”唐柔低声道。

“深藏不露啊这家伙……”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对音乐有些了解,自然知道叶修的音乐造诣有多高。

一曲终了,台下爆发出如雷的掌声。陈果拼命地鼓着掌,恨不能扒叶修脸上亲一口:“哈哈哈哈,太解气了!”楼冠宁和唐柔也笑容满面:“就是就是!”


这边正鼓着掌,那边台下又钻出个人,气势汹汹地冲上了舞台,又极不耐烦地推开钉在原地瞠目结舌的吕嘉:“让开让开,挡我道了。”

吕嘉一惊,下意识就要发火:“你……”待他看清面前的人,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李……李老?!”

精悍的中年人无视了他,冲到叶修面前,一巴掌拍到了叶修背上:“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跑回来弹琴?!”

叶修尴尬地咳了一声,讪笑道:“呃,那什么……老师,你看在我还没有退化成正常人的份上,放过我了?”

底下的人们已经被接二连三的的惊喜搞麻木了:“啊,这不是李老么?”

“听说李老这辈子只有两个得意弟子,现在都跑去打电竞了……”

“我操,能得到李水原这老头子的赏识,这人得有多牛逼啊!”

唐柔有点惊讶:“老师也在呀。”她忽然沉默了一下,然后看着叶修微笑起来:“真没想到……”

楼冠宁唏嘘不已:“不是吧,大神的钢琴老师是李水原?”

“那个国际钢琴大师?”陈果目光放空。

“对……”

包子两眼放光:“哦!更崇拜老大了哎!”

“不过听说只教出过两个满意的徒弟,结果……”

李水原冷哼一声:“放过你?你看看你弹的什么玩意儿?感情呢?到位了吗?啊?!”

“毕竟好多年没练了……”叶修有点委屈地绞着衣角。

“当年让你当钢琴家,跟在老师我后面绝对能成大器,以你的才华搞不好现在都是有名的国际大家了!结果呢?你给我来个离家出走跑去打电竞了?!”

“嗯嗯……”

陈果情不自禁地开始想象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类似于“国际钢琴大师叶修再获xx奖的情景了。


……有点魔幻。

“……这料比较猛啊,什么情况?”刚从厕所回来的魏琛一脸懵逼。

陈果下意识地来了一句:“你错过了一切。”


李水原越说越气:“要是只有你一个人也就罢了,问题是你那师妹也跑去打游戏去了!!”他把钢琴盖拍得震天响:“好哇你们两个小兔崽子,想气死我是吧!”

叶修汗颜:啊,我那师妹真是有勇气……

魏琛幸灾乐祸地看着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低头乖乖挨训的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老叶居然也有这一天,等我照下来绝对会火哈哈哈!”


其实他的内心os是:我操这样的老叶看上去软乎乎的好好欺负,赶紧照下来当屏保啊!

包荣兴开始撸袖子:“这人是谁!竟然敢训老大!”

陈果吓了一跳:“包子别别别,他是你老大的老师,不能动手的……”楼冠宁也在一边劝:“……对,大家都冷静点……”


李水原还在唾沫横飞地说,叶修瘪着嘴。如果意念能具象化,此刻一定能看见叶修脑袋上的猫耳朵和身后的尾巴都蔫蔫地耷拉下来了。

人们议论纷纷。

“唉,可惜了……”

“就是,少年有为啊,可惜被游戏耽误了……”

“折掉一棵好苗子啊。”

李水原又一拍钢琴:“谁在那瞎说!告诉你们,我徒弟就算跑去打电竞也是选手里最牛逼的!!”

楼冠宁目瞪狗呆但又不得不心悦诚服:“啊,李老说的很有道理。”


唐柔站起身,冲台上喊道:“老师,别骂叶修师兄啦——他是我队长——”

李水原和叶修一起扭头看向她。


啊,大型师兄妹相认现场。


有点尴尬。


***

叶修无奈地再次向工作人员重复道:“请让我进去好吗?会议快开始了。”

“不行哦小弟弟,领队才可以进去的。”金发碧眼的小姐姐耐心地对叶修道。

“我是中国队领队。”

“我记得中国队领队已经28岁了,你成年了吗小弟弟?”小姐姐看了一眼面前身形消瘦的少年。

“我真的是领队……只是领队证忘带了……”叶修委屈地鼓着腮帮子。


小姐姐拼命控制住自己的爪子:我的天哪他可爱到犯规了吧!我要阵亡了呜呜呜!


小姐姐的内心正做着激烈的斗争:不要以为你可爱就可以为所欲为!


小姐姐阵亡。

“进去吧进去吧……”

好吧,可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临走前小姐姐没控制住自己,在叶修的脸上捏了又捏。

叶修疑惑地看看她。


软软的、滑滑的脸,还有大眼睛和长睫毛……


三年血赚,死刑不亏。


***

法国队队长Charles睁着一双柔情似水的桃花眼,执起叶修的手轻轻一吻:“能见到这样可爱的美人,这趟果然没有白来。”

饶是叶修都有点不好意思:“没有……您太抬举我了。”

“哪里!你不觉得自己很像那花瓶里娇艳欲滴的大马士革玫瑰吗?”

“不不不,谬赞了,Charles先生。”

“恕我冒昧地问一个很失礼的问题,叶,你多大了?”

叶修本来想回答二十八,就看见Charles清澈的海蓝色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


他忽然玩心大起,笑眯眯地道:“我还没成年哦。”


***

“队长!队长!不好了!我们队居然被中国队一个小毛孩单挑挑翻了!”英国队的一个队员慌慌张张地跑进了英国队休息室。

“小毛孩?你确定?”

“对!”

Leo饶有兴趣地放下茶杯,跟在那个队员的身后出了门。


中国队的训练室里。

一众英国队队员气势汹汹地瞪着叶修。叶修一想自己可不能折国家队的面子,不甘示弱地鼓起腮帮子瞪了回去。国家队看着自己的亲亲领队被瞪,也瞪起眼凶回去。

“真是输不起!”

“就是!凶什么凶啊!”

“对我们的叶叶也好意思凶的起来??”


这时又有人推门而入。叶修下意识地扭头瞪向来者。

Leo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少年撅着嘴看着自己,腮帮子鼓鼓的。能看出来少年很努力地装出凶狠的眼神想吓一吓Leo,无奈他白白嫩嫩的脸让他看起来毫无威慑力。本就比常人大上不少的眼睛睁得更大,让人想到网上炸毛的小奶猫的样子。

奶凶奶凶的。


Leo想捂鼻子:夭寿辣,这哪家的宇宙无敌超级小可爱啊!


“队长!就是他!!”队员一指叶修。

“啊……这位美人,我可以和您打一场吗?”

Leo的眼神已经黏在叶修身上了,于是他遭到了国家队的眼刀集火。


这次是真·凶狠。


Leo满心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灰白的视角,再看看唇角挂着游刃有余笑容的少年:“你多大了?”


叶修笑意盈盈,决定保持好自己瞎掰的人设:“我还没成年哦。”

国家队倒吸一口冷气:他把我可爱死了!!犯规!!我要罚他嫁给我!!


没想到单挑的事不知被哪个记者听去了,第二天英国报纸头条:“震惊!英国队全队单挑竟输给中国队未成年神秘高手!!”

看到报纸后的国家队捶桌狂笑。



那之后Leo隔三差五会捧束花过来找叶修聊天。

这一天他捧了束红玫瑰。

“亲爱的叶,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就对你倾心了。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叶修认真地想了一会儿,严肃又有些苦恼地摇了摇头。


“可是,我还没成年呀。”


“爸爸妈妈说,未成年的小孩是不可以早恋的。”


“我是一个乖孩子。”


“乖孩子不可以早恋哦。”


-娃娃脸篇·END-

-tbc-


操!!叶叶把我可爱死了!!

前文居然被lof吞了搞得我只好重打……orz

艾特一下我滴世界最可爱cp!! @侠·今天学习了吗·情 

还有我徒弟!!也爱你!!

以及一个一直支持我这个系列的小可爱!!—落天下—!心灵艾特!!

还有就是……这个系列的脑洞我已经写完了,如果没有人点这个梗我就、就完结了它叭【小声bb】

评论(125)
热度(841)

© 扫黄打非避风头—黄和非要被扫啦啊啊啊 | Powered by LOFTER